新闻动态

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移动端设计、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积极扩张以争夺非洲航空市场?

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正在加快其组建非洲新航线的战略,以吸收非洲大陆的空中交通流量,并使客户选择机票更便宜的航班,迅速扩大其在亚洲市场的业务。

非洲“开放天空”革命进程缓慢,建立统一的非洲航空市场计划长期拖延。在此背景下,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直在抢占非洲大陆小型航空公司的股份,以超过其潜在的竞争对手而成为泛非的主要航空公司。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Tewolde GebreMariam告诉路透社,该航空公司正在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吉布提共和国就部署新的航空路线或确保设立飞机登陆点进行谈判。在此之前,GebreMariam还在5月份表示,该航空公司正在寻求通过合资企业在赤道几内亚和几内亚建立航空公司。整合非洲航空路线并不容易,而开辟新的路线的前提是航空运输需求巨大。

埃塞俄比亚大力推动航空业是因为在非洲大量扩张的中东竞争对手感受到了产能过剩带来的一些痛苦,而南非航空公司和肯尼亚航空公司等非洲航空公司在多年亏损之后陷入了困境。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计划的成败正受到土耳其航空公司和波音公司以及最近空中客车公司等竞争对手的关注。

埃塞俄比亚的航空经济对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政府也很重要,该政府已表示计划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少数股权出售给国内外投资者,也是广泛经济改革承诺的一部分。埃塞俄比亚在2010年公布了其15年的扩张战略,从小规模计划开始。首先,它帮助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在西非国家多哥推出ASKY航空公司,然后在2013年收购了马拉维在南部非洲的旗舰航空公司49%的股份。

自5月以来,埃塞俄比亚宣布,计划在莫桑比克成立航空公司,重新启动赞比亚旗舰航空公司,在乍得建立一家新航空公司,覆盖西非和中非,并在经过41年的中断后恢复飞往索马里的航班。非洲的空中交通量增长很快,预计每年增长6%,是成熟市场的两倍,并且在未来二十年内比任何其他地区增长都要快。据航空数据公司OAG称,埃塞俄比亚希望能够在非洲城市之间的航班市场上占据更大的份额,而这些城市之间的航班已经被非洲航空公司攫取了90%。

在大多数情况下,到目前为止,埃塞俄比亚已经在小型航空公司中持有少数股权,并试图植入其管理文化,通常是在深受国家航空公司失败困扰的国家。Tewolde还希望收回来往欧洲大陆的航线的市场份额,而土耳其和海湾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主导这部分市场。OAG表示,今年来往非洲航空运力的61%是由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控制,并非是非洲航空公司。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正在非洲一些最艰难的市场上花费数千万美元来购买少数股权以在国外获得立足点,这个策略对一些人来说是非常失败的,例如,阿布扎比的阿提哈德航空公司远胜于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

分析师担心,如果多哥、马拉维和乍得的新枢纽中的空中交通流量不能快速增长,加速扩张可能会使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扩张计划失败。区域中心的设计部分是为了将客户引导到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的主要机场枢纽,可以填补直飞中东和亚洲的航班。还有人担心新的航线没有一个是在非洲主要城市。洛美比西非的城市小得多,如尼日利亚的经济首都拉各斯,或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而乍得的沙漠之都甚至更小。

Tewolde表示,乍得的新航空公司将吸引来自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尼日尔,尼日利亚北部和苏丹的乘客。Loyola Marymount大学管理学教授Yamlaksira Getachew警告说,赞比亚重新启动的旗舰航空公司可以从邻国马拉维的埃塞俄比亚现有南部非洲中心抽走一部分空中交通流量。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被迫采取零散的扩张方式,尽管多次尝试,但完全航空运输自由化目标仍未实现。1999年,44个非洲国家在科特迪瓦首都签署了亚穆苏克罗决议以推动非洲航空运输市场自由进入。但随着非洲各国政府采取行动保护各自的国内航空公司,该协议几乎没有实施。

为了恢复陷入僵局的进程,23个非洲国家政府今年签署了另一项协议,以打造一个单一的航空市场。到目前为止,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计划似乎正在发挥作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表示,自2010年以来,载客量平均年增长率为25%,预计今年的乘客量将接近1060万人次,高于8年前的370万人次。

与许多非洲竞争对手不同的是,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在赚钱,其2017—2018年财年净利润增长2%至2.33亿美元。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表示,西方银行正在资助其计划增加108架飞机,其中还有66架飞机正在订购当中。一些银行家表示,中国银行也在关注其潜在的利润,中国银行也参与其中,反映了中国建立通往中东和非洲的新贸易走廊带来的经济效益。